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非常严肃的纪实文学(눈_눈)』

•原来是给朋友的生贺,这几天没事干码出来了
•魔族历史里非常重要的一课。
>>>
  从前有一个魔王,他和所有魔王一样:头上长犄角,一身暗色调,家住大城堡,还圈养几只蝙蝠当宠物。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从来没抢过公主。事实上,他连人类都没见过几个。
  同样地,还有一个勇者,他一身轻甲,腰挂短剑。但事实上,在几天前他还是一个除了性别男之外和勇者没有一点关系的人——不过这么说也不太合适,毕竟现在也很流行女性勇者。
  当还不是勇者的勇者被国王告知他要去打败魔王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国王安慰他:“哦,别担心,勇敢的心比一切都重要。更何况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你之前已经有七个人为我们伟大的祖国出发了。”
  “然后那七个人都死了就轮到我了???”
  “正是。”
  “妈的。”勇者在心里骂了无数次国王,尽管他的表情毫无波澜。他非常想拒绝这个无理的要求。
  然后太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在旁边面瘫士兵手上的大刀上闪啊闪。
  然后,他就被送到处于荒郊野岭的魔王家门口了。
  魔王家长的就跟恐怖解密游戏的主场地似的,勇者一万分的不想进去。可无奈门口面瘫士兵们的大刀看起来真的十分危险,他只好硬着头皮开始真人恐怖解密游戏。
  不幸的是,勇者发现这不只是个恐怖解密游戏,它还是个动作游戏。
>>>
  勇者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柔软的衣物,躺在陌生的床上,旁边坐着一个一看就是魔王的人。
  魔王友好地向他打招呼:“嗨。”
  “……嗨。”
  勇者觉得现在的气氛尴尬极了:自己身为一个勇者似乎应该趁这个大好机会干掉魔王,然而自己本来就是个战五渣,现在身边连个武器都没有。更何况他还救了自己一命,把对方干掉真的不太好。
  魔王自顾自地说下去:“你昏在我家楼梯上了——当时你浑身是伤,要不是我听见我的猫在叫,下来发现了你,你可能就要死了——说起来,最近怎么这么多人来我家啊?”
  勇者觉得老实说比较好:“哦,他们是来干掉你的。”
  魔王:“????????”
  魔王:“为什么!我做了十几年的好公民,连公主都没抢过!”
  勇者安慰他:“其实吧这都怪我们国王嫌什么:‘我国还没有勇者斗魔王的历史记录’硬逼我过来的。说实话,我们大多数人都挺不喜欢我们国王的。”
  魔王不说话。
  勇者以为魔王还没有想开,下意识地想坐起来和他进行心灵沟通。然而他忘了自己在几个小时前还身负重伤,瞬间疼得惨叫了起来。
  魔王急忙把勇者扶正,往他身后垫了个枕头。
  勇者死死抓住魔王的手臂,“总之,他们都不是真想来杀你的,但是违抗旨意会被砍头,所以才来你家的……”
  魔王哭笑不得地说:“好,我知道了……不过其实你不解释这么多我也不会很介意的啦。”
  那你不早说,我差点就以为你要用犄角顶死我了。
  勇者很想这么说,可是他现在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
  由于勇者身上的伤,魔王建议他在自己家里住一段时间。
  勇者疑惑:“真的?”
  “当然。既然你暂时无处可去,又帮忙找回了我的猫,自然可以在这住几天。”
  勇者毫不客气地接受了魔王的谢意,“那是当然——不过谁让你家修这么大的,连个猫都找不着……”
  “这房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包括那些机关。”
  “说到这个,”勇者叹气,“我家产业还等着我经营啊,我爸妈还盼着我回去给他们养老。但是现在我能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
  “总有办法的。”魔王说,“来,吃。”
  “话又说回来,你做饭真的不是很好吃啊。”吃了。
   “没办法,这里算偏远地区,外卖送不到。大多数国家又不承认魔族的合法公民权。”
  “心疼你一分钟。”
>>>
  魔王成天不知道都在忙什么,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家。勇者就待在魔王家里养伤,等到能下床的时候就一瘸一拐地在顶楼安全的房间里转悠,逗逗魔王养的猫和蝙蝠。后来他甚至让蝙蝠往家里捎了一封信。
  几个月后,当勇者正为把魔王书房里为数不多的骑士小说看完而苦恼时,魔王带着一身伤回来了。
  勇者:“你怎么了!”
  魔王气喘吁吁地表示他没事,从怀里掏出一份报纸扔给勇者,跑去厨房找水喝了。
  勇者展开报纸,新闻头条:“米拉泽暴力统治被推翻,史上第一位魔王君主上位,宣布承认魔族、精灵、魔法师等的合法公民权。”
  照片上那个带兵打仗、头上长犄角的,一看就是魔王。
  魔王喝完了水,一脸期待地看着勇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勇者惊讶地半天没说出话来,“我不知道你还会打仗。”
  “其实本来起义军人数也很多,我只是做了一些恰当的指挥。”魔王谦虚地说。
  “顺便……”
  “嗯?”
  “你穿盔甲还挺帅的。”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穿给你看。”
  勇者没有接魔王的话茬,而且脸色越发凝重。
  魔王有些不安:“怎么了?”
  勇者指着报纸的一角:“肉要涨价了。”
  魔王不敢相信:“就这样啊?”
  勇者点点头。
  魔王安慰他:“嘿,看开点。虽说肉涨价了,但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可是充满希望的——我向你保证,我会做个好国王的。我发誓。”
  勇者笑出了声,抓住魔王的手,郑重地说:“那么一切就交给你了,国王陛下。”
>>>
  魔王让勇者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自己也打算搬到那个外卖能送到的地方去。
  “对了,”魔王说,“你想不想改名?”
  “好好的改什么名?”
  “或者直接点说,要不要改姓?”
  “和我一样的那种。”魔王补充道。
  勇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