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De profundis-他们仍处于知识的深渊

7.
下课后,邵宁和水清时大概是无聊到家了,玩起了数字成语接龙。
邵宁:“一发入魂。”
水清时:“二龙戏珠。”
邵宁:“三羊开泰。”
水清时:“四……四面玲珑!”
邵宁:“????”

8.
“生长素运输的方式是jí xìng运输——那么什么是jí xìng运输呢?”
“怎么高兴怎么来的方式吗……”顾岚生嘀咕着,在课本上找答案。“哦,极性运输。”说着把记在旁边的“即兴运输”划掉了。

9.
标志重捕法的定义——“捕获一部分个体,进行标记……”
“等等难道要我去捕获丹顶鹤吗?!”邵子逸做出夸张的表情看着课件封面上的丹顶鹤,“会被抓起来吧!”

10.
必修三第一章第一节,细胞生活的环境。
“诶那这么说小黄文里那些都不算体液了啊。”邵子言简单记下“和外界不相通”几个字,发现了新大陆。
细胞内液什么的是不可能了,至于血浆和淋巴液……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其实组织液还是有可能的,磨出来个水泡什么的。
嗯,合理。邵子言认同地点点头。

11.
生物必修一检测,几家欢喜几家愁。
>>>
“说真的,这是我有史以来选择题错的最多的一次。”訾凌萩痛心地该完最后五个选择题,五十个题错了十七个。
“我比你好点,错了十六个,好歹改对了一个。”邵子言在试卷角落写了个小小的68。
陈酒一副释然的样子,“好险,我差一点就不过三十了。”
“……”错了十个题的邵宁心中突然多了一丝安慰。
前排,邵子逸问:“唉顾岚生你错了几个?”
“六个,你呢?”
“五个。”
>>>
“WTF???生长激素和生长素不是一个东西???”訾•没学必修三•凌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也可以理解……”邵子言充当事后诸葛亮,她这题也错了,“毕竟,‘喜欢上了’没有‘喜欢’也是另一个意思。”
>>>
“氨基,羧基,垃圾。”
>>>
“你看这个词——‘四周’!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往四面八方扩展的意思!而这个细胞板它应该这样……”
“那个,不好意思打断你们……”
“怎么了?”
“你这题讲错了……”

12.
“讲真,这个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它不应该叫这个名字——”
“为啥。”
“因为它是作用在垂体上的啊!起这个名多容易误会!应该叫‘促垂体分泌促甲状腺激素激素’——”
“你可别瞎折腾了。”邵子言想起訾凌萩初中的时候乱搞古诗结果真的背串了的糗事,笑出了声。

13.
“话说回来,垂死病中惊坐起的下一句到底是什么啊。”
“犹是春闺梦里人?”
•是“谈笑风生又一年”啦。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