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一些杂梗Ⅲ

•依旧是起点中文网《星空倒影》的同人!
•弗莱德杰夫向存在,私设存在,OOC存在,初中生文笔注意!
•搞事搞事!
•OK的话↓
11.
“看你背后那个人,他喜欢你。”
看着手机短信如是写着,杰夫转过头,看到刚刚进寝室正在换衣服的普瓦洛。心情复杂。

12.
灾难之源普瓦洛毫不知情,甚至还在回想刚才和埃里奥特的约会。 ​​​

13.
刚刚发完短信的弗莱德表面上在看书,内心已经把普瓦洛扔出寝室。

14.
  “一定要时刻提高警惕,他可能从任何地方、通过任何手段进到博物馆来,这几件宝物无论哪个也不能让这个小兔崽子带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在叮嘱身边的人——弗莱德不知道这是他今晚第几次重复这段话了。
  平时有些许多参观者的国家历史博物馆今天提前闭馆,而博物馆里警察却多得吓人。这一切都是因为署名为“基德”的怪盗下了一封预告信:
『今晚,我会在国家历史博物馆偷走时间。』
与以前下过的预告信不同,基德没有写明自己要偷走的宝物。但“时间”这个词也引起警察局里的大家纷纷猜测。
“他会不会指的是那座‘海伦娜与时之刻盘’啊?”
“我觉得是‘时代转折’那副画呢。”
“说不定是那块弗雷德里克一世用过的怀表。”
被提醒要保持警惕但实在太无聊的警卫们窃窃私语起来,虽然他们在弗莱德经过时噤了声,但他还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论。弗莱德给了他们一个眼神,让他们自行体会。
“来了——”不知道是谁在慌乱地喊叫,刺耳的警报声瞬时响起。
博物馆里的众人朝同一个方向聚集过去,弗莱德却在这时悄然隐蔽到角落里,看着警察们一个个地在视野中消失。
『请在警报响起的时候,一个人来顶楼,我会在那等你。』
在他口袋里的另一封预告信上这么写着。
从一开始弗莱德就相信,基德的目标不是博物馆中的任何一件宝物——不过到底是什么,他还不清楚。
在别人眼里,这封预告信就像一个拙劣的陷阱,就连手写文字似乎都透露着阴谋的味道。
然而,收到这封信的人是弗莱德•古德里安,发出预告信的人是令人琢磨不透的“基德先生”。
弗莱德轻松奔向顶楼,他仍能隐约听见楼下人们的吵闹声。
如果他真的在顶楼的话,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弗莱德一面这么想着,一面推开顶楼大门。
与一楼二楼相比,顶楼要空旷得多。借着透过玻璃照进来的月光,能看见坐在窗边的黑发少年。
“那里可不允许游客逗留。”弗莱德说。他们离得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落在对方眼里的星光。
杰夫里茨•基德抬起头,像是看见了一位老朋友,“你来了啊。”
“当然,既然基德先生邀请了我,我自然要来赴约。倒是你——”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对面的人搭起来的纸牌塔,“很闲啊,下了预告信,不去偷宝物吗?”
“哈!”他似乎很高兴弗莱德问了这个问题,“事实上,我叫你来,正是为了……”
杰夫若无其事地走向弗莱德。从他口中念出的每个单词似乎都有了魔力:
“来,忘记时间,和我一起,陷入爱河吧。”

•关于“怪盗基德”的梗……大概算是吧?
不过怪盗题材的我只看过圣少女和怪盗joker啊!orz
P.S.感觉基德先生会是那种专门挑什么“酿了三年的不完美葡萄酒”和“刻花纹时不小心多划了一道的短剑”下手的不正经怪盗呢ww

15.
“抓到你了。”弗莱德眼疾手快地把手铐扣在怪盗的左手上。其他警察都被各位圈套戏法拦住了,这里只有他和自称“基德”的怪盗在。
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弗莱德不免有点紧张——不是因为畏惧对方,而是因为他马上就能知道,这位困扰了警方许久的“基德先生”的真面目了。
事实上,他心里早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是……
“嘿,还真没想到会被你抓住。”
……
等等?
这个声音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弗莱德此刻脑内都是问号,连手铐都顾不上抓紧了。不过幸运的是,这位怪盗似乎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我记得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吧,真是了不得的小伙子,我皮埃尔•基德很看好你啊!”
“……你走吧,我不抓你了。”
“看到杰夫身边有这么……哎你刚刚说什么?”
“你走吧,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别的事要干。”
“????”皮埃尔懵逼,“什么事能比抓到一直在追的逃犯(?)重要啊!”
我要回去和你弟弟谈恋爱,弗莱德面无表情地想。

16.
“别傻了,弗莱德,怪盗不会傻到把自己的真名暴露出来的。”
“嗯……或许你说的对。”弗莱德点点头,表示他认同杰夫的话。
“对了,警察局让我今晚去博物馆帮忙,说可以带人,你去吗?”
“可是我又帮不上什么忙——”
“没事。如果有你在,我就安心很多。”
“那……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和你一起去吧。”
>>>
“真没想到我居然会失手,”雷利•格兰特扒在铁栏杆外围,笑着说,“我们的奇妙侦探和他的朋友干的还不错嘛。”
“谢谢你的夸奖。”弗莱德手里拿着刚刚夺回来的金怀表,看着他从楼上跳下去。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夜晚。”杰夫趴在栏杆上,猜想雷利会沿什么路线离开。
弗莱德看起来似乎有点苦恼,“说实话……我觉得,我们似乎应该让他带走这块表。”
“为什么?”
“下次他们就不会来找我了。”
“这是国家财产啊!”
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大笑起来。弗莱德与杰夫一起依靠着栏杆,怀表在月光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正如他们交汇的目光那般炽热。
“那如果他们又来拜托我抓捕刚才那个家伙的话,再和我一起吧,杰夫。”
“你知道,我不会拒绝你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