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De profundis特别篇-国庆节外出培训当然要带着月饼!(上)

preparing……
1.
老师:“为了保存实力,这次外出培训北校是以一中的名义参加的,我们是孟德尔中学。”
邵子逸:“这个名字……服!”抱拳
邵宁:“等等这个名字真的不会被看出来吗!”
邵子言:“反正他又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个学校的——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一中人了,我们都是孟德尔的豌豆!”
2.
得到了宾馆的名字和地址,大家不约而同地用教室里的电脑查这个宾馆。
“王权,评论里说这个地方很烂啊。”陈酒叫住买完饭回来的王权,“你看,‘房间里有虫子’……”
訾凌萩顺势瞎编,“对对,虫子晚上还会爬到你床上。”
乐忘川接了一句:“晚上地下室里还会有妖精出来。”
3.
“等一下,大家先别走。”晚自习刚结束,邵子逸日常开始临时班会:
“这次外出培训,是我们第一次出去。但是大家都别飘,要稳,别成天想这件事,课也不好好上——国庆回来就要月考了,假期剩下的两天里好好复习。”
“知道了——”
“好,走吧。”

day0
早上六点五十,该到的人总算都来齐了。
邵子逸第二次点完名之后,看到一辆大巴车开过来,“唉唉,都静一静啊,我们的车来了……”
说着,大巴车直直地开了过去。
邵子逸:“……”
-
总算等到了车,又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服务站。
“哎,我跟你说啊,”訾凌萩说着,自己还笑得停不下来,“学校厕所不是男左女右的吗,这的厕所的男厕所在右边,邵宁看都没看就往左边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
“……男厕所墙上有块玻璃,我总感觉有人在看我!”
-
“邵子逸他们在那里面玩玩具枪呢,我们快去看看!”
-
宾馆的构造极其报复社会:必须先爬到二楼下楼梯才能到(有房间的)一楼,并且地形极其复杂。
“我以为我们抽到个一楼,能方便点的……”邵子言在楼梯口感慨。
“对了,我看忘川你那箱子挺大的,你提的动吗?”邵子言看到她耸了耸肩,“那我先把我的提下去,再来帮你提着。”
还没等乐忘川回答,水清时就冒了出来,“我帮你提这个吧!”
说到底,男生的力气就是大,邵子言刚领着包在后面走了半个楼梯,水清时就把行李箱提下去了。紧接着,他又跑上来接过邵子言的包。
“谢啦。”邵子言笑了笑,和乐忘川同时说。
-
“呦,你今晚打算怎么吃啊?”
“哦,我打算去这的餐厅里试试……”
“我们刚去过那里,今天的饭票只能昨天买,你顶多也就去大厅里买明天的饭票了。”
-
晚上,责任感和精力都过剩的男生们开始挨个敲门查房。在床上刚有点睡意的邵子言心里一惊。
“扫黄扫黄!”
果然!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邵子言还是十分不爽。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冲门口喊了句:“滚!”
同样在意料之中的,门外的人沉默了一阵。

陈酒:“张则你是不是傻,敲人家女生的门。”
张则:“我……我又不知道啊!”
邵子逸:“好了好了都别堆着了赶紧走吧……”

day1
外出培训不上早读,所以众人难得地睡了会懒觉(虽然也没有太长)。
作为班长,邵子逸就负责检查大家是不是都起床了,同时拿了罐维C。
“这个,啊对维C,一人一片。记得吃完饭再吃,好吸收。”
-
邵子言把餐盘放在同学聚集的那张桌子上,“这苦逼的早饭,也就只有这炒米能吃了。”
“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有人问我说:‘听说你们孟德尔中学是孟德尔资助的,是真的吗’。”訾凌萩说。
“你应该回答他孟德尔生前立下遗嘱说两百年之后把财产捐给我们。”邵子言回答。
“昨天还有人问我孟德尔是不是济南的一个区……”邵宁回忆道。
“话说回来怎么没见张则啊,他吃完了?”
“他还没来,估计和他妹妹睡着呢。”
“这么晚了???”
“谁知道他们昨晚干了什么——张则把他们俩的床都并一块去了。”
“喔——”
“等等?”陈酒终于憋不住了,“张则和谁?”
“王权——王权是他妹妹。”
“……哦。”
-
吃完饭,顾岚生没有和訾凌萩他们一样到处去串门骚扰别人,而是直接去了教室。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他打算写会作业。
“……”他突然看到了邵子逸从包里拿出来的课本,“邵子逸,这节课上什么?”
邵子逸举起手里的东西给他看,“微生物啊。”
“不是上细胞生物学吗????”
“哦,昨天发了个课程表,细胞生物学改成明天上了。”
“……我回房间一趟。”
-
快上课了,人多起来的同时,教室里也更加吵闹了。
“什么?邵宁被锁在屋里了?”邵子言怀疑自己可能听错了。
事实证明,她的确是听错了,几分钟后,邵宁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哎,你不是被锁屋里了吗?”陈酒问。
“不是我,是我的听课证锁屋里了……”
-
晚自习点到。
“孟德尔中学的都到齐了吗?”
“齐了!”
“一中呢?”
“都到了!”

“我们不是一中,我们是林奈中学。”一中的人群中,有人这么说。
-
“这个晚饭的菜和昨天的晚饭一样……”

day2
“我收回我昨天的话,”早饭时,邵子言悲愤交加地说,“这个早饭和昨天不一样!我的炒米怎么没了?这饭还能吃吗???”
“这个稀饭里有大米,说不定他们把炒饭用的米放这里面了——你看,其他菜都是一样的。”訾凌萩补充道。
-
下课后,张则向旁边的陈酒诉苦道:
“今中午我在外面没吃饱,本来打算回房间吃泡面的来着。
王权带的是桶装的,我的是袋装的——我还带了个盆——昨天我们吃完把叉子洗干净了,打算以后用。结果呢?
那叉子被保洁阿姨给收走了,我还是现去邵子逸他们屋垃圾桶里翻出来了个勺子吃的。”
-
因为中午太忙,水清时没有睡觉,这就导致他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昏昏欲睡,做的笔记事后都认不出来。
还是中途教授把“铆接”念成“柳连”才生生把他给笑醒了。
-
刚刚用两天讲完细胞生物学和微生物就要考试,大家都苦不堪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试还是得考。
收完答题卡,老师把答案发下来之后,众人一片哀嚎。
邵子言问旁边的乐忘川:“你考了多少?”
“五十。”
“嚯,这么高,我考了三十五。”

“大家安静一下,要是我再看到有谁说话,我就让他到讲台上,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老师说。
“那我就来读一下我的成绩好了。”有人说。

day3
“今天还是没有炒米!我昨晚明明祈祷了一晚上!”
-
“哈哈哈今天我们去吃面,我想上厕所,然后跟张则说我回宾馆上个厕所。但是他不想一个人等所以我们打包了回来。
但是问题是我们只有一个盆!所以我去外面饮水机那里拿了两个纸杯过来,把面条夹进里面吃。
我自己都为我的智力所折服!”
-
“房间里那物价表上的‘超薄’和‘持久’是什么鬼啊!我今天才发现!”
“相信我,就是你想的那个东西。”
-
“我发现,我变了。”
“以前给我一个小姐姐,我一定会去勾搭她。”
“可是我现在在干嘛?问她生化?!”
“烯基又是什么东西啊,可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