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寇杰』除了谈恋爱之外和情人节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小段子×

•是,我就是来污染极地净土的×
•寇杰only,有ooc存在注意,我想看他们恶俗地谈恋爱(躺尸
•各个段子之间没啥联系。基本上两个人都是确定了关系的小情侣×
•OK的话↓

1.静电
凯:喔!
凯:真是的,这见鬼的天气,我讨厌静电!
寇:是啊,最近我和杰牵手的时候也经常被电到。

2.共处一室
“噢——抱抱熊先生,好久不见啊。
“很抱歉,上次对你做了那样的事……
“以后,我也会和你一起陪着杰的。”

3.改不掉的习惯
寇最终还是因为不自在而开口了。
“杰,你待够了没有?”
那个平时总是吵吵闹闹的人此时却异常地安静。寇扭头一看,才发现杰已经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寇有些郁闷,不知从何而来。

从杨大师闹鬼寺出来之后,寇便一直保持着幽灵的形态。他本以为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可是直到现在,他也只能当一个介于人类和幽灵之间的存在。
不过说实在的,比起一开始,他已经渐渐习惯了他全新的形态。和预想的不同,即使身为幽灵,他也能让自己实体化,和常人几乎无异——除了外表有些绿之外——他只需要集中注意力。这做起来很简单,不会比吃蛋糕难多少。
正因为有了这种方便,寇和杰平时的相处并没有太大差别,更何况他的恋人可从来都不是心思细腻的类型。
“我真是服了你了……”寇无奈地自言自语。他默默打量着熟睡中的杰,也以此集中注意力,以防后者因为突然落空而惊醒。
此时的杰安静得令人难以相信。不像清醒时一样喋喋不休,他发出的所有声音只有平缓而有规律的呼吸声,连一句梦话都没有。他们离得很近,寇能很容易地看清他的睫毛;也能看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像个在梦中与糖果相见的孩子。
寇郁闷的情绪非但没有消减,反而愈演愈烈。
为什么?寇问自己。没人给以回应,他只能自己去找寻答案。
他的目光游离过杰的发梢,后者平时整齐顺滑的发丝现在有一部分正因为受到阻碍翘起;他将左手轻轻覆在杰的右手上,见对方仍然沉浸在梦乡,寇便大胆了一些,与杰十指相扣。
他大概知道自己心中的郁闷从何而来了。
杰居然这么自然就靠过来了——他平常都没有这么大胆的举动。寇想,表情却是笑着的。
看起来,他就像是吃亏的那一方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了恋爱小说里的情节:趁着梦中情人还在睡梦之中,主人公偷偷摸摸地吻上去。但他转眼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有这样一个毫无自觉的恋人,索吻当然要在他醒过来后,光明正大地干。寇他完全不必担心“幽灵不能碰水”这件事——他知道,在那之前,慌乱的杰一定会笨手笨脚地把他拦住的。

•一开始我只是好奇寇为啥有时有实体有时没实体来着ww

4.游船之上(基友传说4梗)
“杰……杰!”
“怎么了?”杰迷迷糊糊地看着连房门都来不及关上的寇,在船上无所事事的无聊时光和若有若无的眩晕感让他选择沉沉睡去,“哦,我太困了,就睡了会。”
寇现在并不在意他的睡眠问题,他此时只为看到杰还安然无恙地待在房间里感到安心。
“你还没事就好……”寇长舒了一口气,“这艘船行驶到海妖在的区域了……”
“你说什么?海妖?!”
“对,海妖。很多人都被她的歌声吸引到甲板上晕过去了。”
杰彻底清醒了。“为什么好不容易外出旅行还能碰上这种事!我们怎么能这么倒霉……等一下,那你为什么还在这?”
杰关注的问题听起来和现在严峻的形势格格不入,但寇还是很高兴他能一如既往地开起玩笑来。
“我找到了这个,”他冲杰示意自己随意戴上的,花纹简单的银戒指,“这能抵御海妖的歌声。你也有一份,这是一对的。”
杰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小小的银环。当把戒指戴到左手无名指上之后,他开口了。
“这个应该戴在这里才对。”
寇微笑着,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杰把自己的戒指摘下,戴在一样的地方。

•其实4剧情里的戒指戴上之后是摘不下来的,不过5代AE里面阿内斯特把戒指用链子拴着戴着脖子上,所以大概是智能戒指吧???

5.一切的开端(情节来自我看的杂志,有改动w)
寇在这家餐馆门前徘徊了许久,终于还是选择进去冒一次险。
接待他的服务员和他差不多大,是个开朗健谈的年轻人。寇觉得他应该很好说话,因此不由得安心了一些。
快吃完饭的时候,寇,这个负气离家,除了坏情绪什么也没有带的人开始在心里排练了。
他盯着账单上的数字,装作漫不经心地想要摸出来那个被他遗忘在家里的钱包,然后慌张地站起来——他额头上的汗水让这副情景的可信度更高了一些——搜遍了浑身上下所有的口袋。
“天哪……”他有些紧张,这导致他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我的钱包好像……”
“被偷了吗?”蓝色衣服的年轻人奇迹般地说出了他想说的话。从他的神情来看,对于寇“钱包被偷”这件事他丝毫没有起疑心。“毕竟冬天大家都穿的多,扒手就方便了——嘿,我说你也不用这么沮丧吧?只是一个钱包而已……等等你钱包里有多少钱啊?”

就这样,寇自有生以来第一次白吃饭的经历告一段落(他一点也不希望有第二次)。尽管寇连声承诺明天就能把钱(连同小费)补上,但还是在对方的坚持之下留下了电话号码。
写完后他抬头笑笑,出于礼貌和感激。这个笑容过于令人心动。那个年轻人的眼睛忽的亮了一下。
“那……我平时可以给你打电话吗?”眼前的人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他明白自己的请求有些不合情理。
“喔?没问题——”

谈话之间,寇无意识地瞟了一眼对方制服上的名字——杰•沃克。
他还没想到,自己将会把这个名字记一辈子。

6.这个节日的他们
寇在闲暇之余翻了翻推送消息,才发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杰?”寇不怀好意地对一旁的杰说,“情人节哦。”
“情人节……哦的确是,怎么了?”
“所以我的礼物呢?”
看到呆在原地,一看就没有准备礼物的杰,寇的心情还不错——他知道最近他们很忙,即使是平时悠闲如杰也没心思为这样一个小小的,和他们没什么交集的节日做准备。他只是想看看对方手足无措的样子罢了。

这时候,杰惯常的小聪明就又冒出来了。
“这样吧,”他说,“你看,我像不像你的礼物?”
“……算了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
杰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很憋屈。他觉得比起在他过生日时随便拿了一个他的蛋糕充当礼物的寇,他已经很有诚意了。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