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一些杂梗

·那一天,我终于想起来我是个沙雕段子手(。

·全员智降50%(。),原作关系,微量杰妮表现注意



1.

“嘿,你们看这小家伙,它好可爱!”

“杰!”凯瞪了一眼注意力被轻易吸引的同伴,“现在不是在意一只虫子的时候!”

“是啊,我们还不知道寇在哪里……”劳埃德说。

蓝色衣服的忍者依旧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别这样嘛,偶尔放松一下心情,关心一下身边的事也是很重要的——你们看,它多可爱,这颜色多让人心动……等等你们怎么走了?!”

无视落在后面喋喋不休的杰,赞、凯、妮雅和劳埃德径直走开。

杰只好郁闷地带着那只有着黑色鞘翅的昆虫跟了上去——这样的话,六人的忍者小队就又聚到一起了!


2.

“凯?”劳埃德再次敲了敲门,确定没有人回应,“那我进去了。”

“这没有人……有谁知道凯去哪了吗?”

劳埃德看向其他同伴,以眼神询问道。毫无疑问,没有人知道。

“喔,我还不知道凯养了一只宠物呢。”寇说,指向地板上一只正笨拙跑动的刺猬。

赞轻轻把这只小动物托起来,这小家伙似乎有些紧张,但还算温顺,不打算抖刺伤人,“它好像还不太会用腿走路……真是奇怪的事。”

“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吧?”杰兴致勃勃地说,“我是说,你们不觉得它和凯很像吗?”

众人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凯张扬又危险的发型,会心一笑。


“不过,凯到底在哪里呢?”


3.

“朋友们!”面色凝重的劳埃德出现了,“我想……我找到赞了。”

“太好了。”寇松了一口气,但随即他发现绿色忍者身边并没有他的同伴的影子,“呃……他在哪呢,劳埃德?”

劳埃德多多少少因为他的迟钝感到不悦,“这几天,我们都被变成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先是寇,再是凯。”

妮雅好像明白他要说什么了。“所以说,这次是赞?”

听了她的话,众人总算是明白了劳埃德的意思。最先开口的是杰。

“劳埃德……你该不会要说……”杰看着对方手里的事物,犹豫着开口了。

“这个扫把……是赞变的?”


看着神色忧虑的同伴们,尤其是平日最注重兄弟情义,说着“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快要哭出来的凯,赞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可是我在这里啊,我的朋友。

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被变成小白鼠的赞十分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把其他人的注意力从扫把上吸引来。


4.(改梗,剧情来自《星空倒影》)皮这一下我就很开心,欺负杰真好啊

五人的说笑声戛然而止,因为黑发的少女推门而入。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妮雅审视着屋子里的几个人,劳埃德苍白的脸上还带着刚刚因为兴奋而染上的红晕,“劳埃德需要休息,而不是你们这些男孩的吵闹。”

他们被妮雅盯得有些发毛,不约而同地祈祷这位认真而严格的少女能对此网开一面。

“那个……我们不是来玩的!”看到旁边有一块抹布的杰急中生智,“你看,我正要照顾劳埃德呢!”

杰说着,就把这块还带着冷水余温的抹布糊到劳埃德脸上。凯被抢占了先机,有些懊恼。

“杰……”

“嗯?怎么了?”杰装模作样地俯身问看起来脸色十分不好的劳埃德。

“你拿的这块是擦地的抹布……”

“啊?是吗?”杰尴尬地笑笑,“哦对了!我本来打算来帮忙打扫卫生的,妮雅你突然进来我就忘了,哈哈……”

妮雅无可奈何地看着明显是在胡扯的杰,慢悠悠地开口,“那就麻烦你了,请把地板和天花板都打扫一遍——我想这点小事难不倒你吧?”

不等杰带着僵硬的笑容点头同意,妮雅转向了其他三个人。“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寇挠挠头,感觉自己危在旦夕。

“我们是来……是来检查杰的工作的!”

对!这真是一个完美的解释!寇忍不住在内心为自己鼓掌。“我们来看看杰有没有偷懒——”

“是啊!杰,这么久还没打扫完,你也太慢了吧!”凯顺着他的话说,无视了快把手里的抹布电焦的杰。

“杰,柜子后面记得也要打扫一下,那里很容易堆积灰尘的。”

“赞你怎么也这样!”

看着有说有笑走出房门的凯、寇、赞,杰开始怀疑人生。



“噗、哈哈哈……”

对于把头蒙在被子里,以免笑声被妮雅听到的劳埃德,杰只能给予他目光和语言攻击——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个病号。“你居然还在笑!要不是你这个小混蛋,我也不用来这里当苦工了……”


5.

劳埃德最近十分惆怅——虽然他作为绿色忍者,总不免遇上麻烦事;但他还从未像现在这样,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两天前,他极少令人费心的机器朋友在他开始担心的那一刻回来了,带着一个拖把。

“赞,你回来了。”他欣喜地迎接对方,但也意识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寇不是和你一起的吗,怎么没回来?”还有这个拖把是什么情况?

“听我说,劳埃德——这可能听上去很疯狂,但它是真的发生了。”

劳埃德点点头,示意他在听。

赞指指手里的拖把,“这个,就是寇。”

“……啊?”

劳埃德觉得和赞严肃的神情相比,他说的事未免太过滑稽,但他的表情十分坚定,让人不能不相信。

直到第二天。

“寇,你回来……”劳埃德向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寇打招呼,随即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等等,你怎么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寇难以置信地看着劳埃德,感觉受了极大的委屈,“我被孤零零地丢下,好不容易逃出来,你现在却问我怎么回来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劳埃德慌乱地摆摆手,把昨天发生的事解释给他听。

“所以说,赞拿了个拖把回来说那是我?”寇还是不敢相信,“他吃错什么药了?”

“谁知道呢……”劳埃德说,“不过,你回来就好。我去告诉赞。”

然而问题又来了。

“这是你的新朋友吗,劳埃德?”赞对寇礼貌一笑,“我是赞,很高兴认识你。”

“……啊?”


凯、杰、妮雅、寇、劳埃德在同一个房间里,盯着赞拿回来的拖把。

“这是一个拖把。”凯说。

“这是一个……黑色的拖把?”妮雅加了一句。

杰信心满满,“这是一个除了没被用过外没有一点特殊之处的拖把。”

“关键是,赞偏偏觉得这是一个我变成的拖把。”寇十分郁闷,“你们知道他说了什么吗——‘真巧啊,我也有一个朋友叫寇’。”

杰忍不住笑出声,“是挺巧的,你还恰好是他本人。”

“现在可不是玩扩句的时候,”劳埃德说,“问题是赞到底为什么执着于这个拖把……”


“感觉怎样?”杰敲了敲赞的钛制外壳,“只是系统出了一点混乱,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嗯,我从来没这么感觉这么好过。”

看到带着关切表情的同伴——尤其是寇——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还记得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

“那就好。不过,赞,我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赞有些疑惑,不知道寇要问什么。

“你……”寇思索着开口,“是不是对我的发型有什么意见?”


·那个发型真的超像拖把的?????(。


6.

杰:你还在因为冬天的静电而苦恼吗?

杰:看开点,其实那是我对你的爱噢。

妮:哦,你的爱还真泛滥啊。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