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琐碎片段

•是自己博里的短打&以前零碎的段子,满足自己对于某个画面的欲望,大多是劳和杰,偶尔堆货

因为慢慢翻微博找的所以风格和主角交错复杂的(((

•有几条虽然是想着ninjago写的但是我人称太迷幻了根本看不出来(((

有兴趣的话可以猜下?



1.

“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你以为你是谁?劳埃德•加满都,绿色忍者,加满都大师的儿子?

“你难道真的觉得自己很厉害,一个人什么都能做好吗?

“你到底凭什么……”

“凯,你说得太过分了——”

“我说的一点也不过分!” 


•我好想让他们来一次心灵会谈。

用拳头。


2.

他摘下了头顶缀满珍奇宝物的,萦绕着血腥味的头冠,接受了那个眼眸纯净的孩子以常春藤王冠进行的加冕。 


3.

这个年纪咋咋呼呼的男孩当然不精通针线活,但是相信他的母亲在空闲之余就能让抱抱熊先生好起来。在某次惯常的回家看望父母之后,他就又可以和他一起,度过一个不会寂寞的夜晚了吧。

“你看起来好多了,对不对,抱抱熊先生?”

“嗯……好吧,你不回答我——你总是喜欢保持沉默,只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说,真是狡猾啊。”



•我觉得,他捡回去肯定是要这么干的


4.

他尽力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像是在微笑,尽管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5.

他想握住他的手,安慰说有自己在就不会让他有事的,可是力气和勇气都不够了。


6.

杰一如既往地说着俏皮话,但没有人给以回应。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的注意力全在他左脸扎眼的白色纱布上。

他熟悉这种沉默,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哈哈,我说你们也别表现得那么沉重嘛。”杰努力想让气氛活跃起来,他可不希望让他的同门们因为自己在心里留下什么阴影。“真的,少一只眼睛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糟糕……”

他绞尽脑汁,思考该说什么才能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可信。

“……我感觉我眼前的麻烦事儿都少了一半呢!”


•S6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他的左眼瞎了????


7.

“怎么了?”

“哦,我的左眼——是假的,没错。”

“我选的,怎么样,异色很帅气是不是!”

“呃……等等,你这副表情,该不会是想到了之前的……”

“别这样啊!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不怪你——”

“……你总是不听我说话!”

“好吧好吧,我把这只眼睛闭上……你看不到,是不是感觉好一点了?” 


•依旧是s6的if剧情


8.

“你要走了吗?”吴看向有些失神的摩罗。最开始他还因能再见到往昔的弟子而欣喜;现在却又觉得他们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不免有些失落。

“……是。”

就连摩罗也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他们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你还是快走吧。”最终是吴先开口了,“你要迟了。”

“是啊。”摩罗低下头,“我太迟了。”


•对话源自维多利亚•希斯洛普的《最后一支舞》

在某个神秘的空间见到了摩罗的大师

s8好像没把摩罗哥拉出来鞭尸,所以我来(((


9.【劳埃德你到底把我游戏机放哪里了】(纯沙雕,请不要在意细节×)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游戏机没拿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 (喂,干啥?)

叫我等等 (这会儿不方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 (真不行!)

可是劳埃德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凯他 去了酒店

你到底把我游戏机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游戏机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游戏机放在哪里了

(悲怆又愤慨的间奏)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就连吴大师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命运)赏赐号

在酒店看恐怖片就这么好玩吗

在酒店看恐怖片就这么好玩吗

在酒店看恐怖片就这么好玩吗

(悲恸又凄凉的间奏)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忍者城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冻得不行

小混蛋你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个迷途的羔羊回家吧

我的游戏机 你快快出现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 啦 啦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买个嘛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买个嘛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买个嘛

重新买个嘛

(振奋人心的激昂间奏)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一打

你就乖乖待在酒店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买一打

人家很忙的

(“这些游戏机不会恰好是克里夫•戈登私人收藏的吧?”)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