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用来自爽的架空战争paro

.一路兜兜转转浮浮沉沉最终我还是把这个paro从停尸场里拉了出来(。

.只是写着爽的段子,有参考,请不要在意细节,尤其是军事方面的(((

.瞎几把设定,不知道会不会有更新

……lof的排版好迷啊

 

 

1.

劳埃德屏住呼吸,尽全力让自己在战后狼藉的战场上不那么显眼——这么做完全是出于无谓的求生欲望。要知道,他现在手里连一把刺刀都没有,那条伤腿甚至让他不能和对方拼个鱼死网破。

但是军靴鞋底踩地的声音还是越来越近。劳埃德抬起头,那个敌国的士兵正拿步枪指着他的头。

一瞬间,劳埃德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没有惊恐或是诀别的悲壮,所有充斥在他脑海里的只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而已——也许下一秒就要出现在他身上了。

但那个年轻的士兵最终缓缓放下枪口,头也不回地走了。

“滚吧,小个子。”劳埃德听见他说,“最好永远别来这里。”

 

2.

直至队友把这几封薄薄的信件递给他,杰才想起来他很久没有给家里写信了。

但是能写点儿什么呢?他在阴湿的战壕中握着那根劣质铅笔,苦恼起来。向他们说一说这里的情况?

不,不,他摇摇头。他们一定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得差不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他们对面一天来扔多少炮弹、供给短缺的频率和最近没完没了的雨有多么恼人——但凡动稍微一下脑筋,他就不会写这些东西。

那还是写一些让人振奋的事吧?

……没有。就连他们唯一能找乐子的地方,驻地旁边的小酒铺子,也没什么好写的。

纠结了很久,他终于写完了这封和自己平日风格有天壤之别的短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

  非常抱歉最近没有给你们写信。我想你们肯定都很担心,但请相信我,无论你们听说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们这边的情况还不算太糟。

  放心,我一定会回去的。到那时候,给我准备好新烤出来的蛋糕好吗?

爱你们的杰

审视了一遍这封信,他感觉还不错。

信的内容有几分是真的不是重点,他更想让收信人知道的是“我还活着”。

 

3.

  此时是下午五点钟,和往常一样,酒吧里挤满了人。他们吵吵嚷嚷地说着话,玻璃酒瓶放在一起,竖成了银色的森林。

  凯谢绝了一个人的热情邀请。他一向不喜欢喝酒,就算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也不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紧绷的神经。

  几乎所有人都想凑到收音机旁,他们刚刚听闻了邻国战线向西推进的消息,想在广播这里验证这消息是否属实。虽然他们的吵闹声快要把广播的声音淹没了。

  “大约……时,……沦陷……将防线后撤至……”

  模糊的广播传递出的消息直截了当又所知有限。然而,当某个字眼被凯听明时,他对付煎蛋的手不受控制地颤了一下。

  “他们把防线后撤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周围的人,企望有人能给出否定的答案。但并没有人这样做。

  “怎么能这样……”

  他说不上来此时心里是愤怒还是不安多一点,这些情绪混杂在一起,让他说不出话来。他不敢想象,这在战争中十分平常的举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妮雅……”

  混乱中,留在家乡的那个少女的模样浮现在他眼前。

 

 

*一些无关紧要但有考虑过的设定

1.劳埃德的父亲在一次战役中下落不明。追随父亲的脚步(等等不是指失踪是当兵∑)是他参军的动机之一。谎报了年龄,但因为兵源短缺所以也没有深究。

2.杰是被强征入伍的,他不想打仗。

3.虽然凯怀着满腔的报国热情,但他还是不放心妮雅。是妮雅让他不必担心自己放心去的。(顺便官方有说过这两人的年龄差吗?我觉得大概在三四岁上吧……)

4.劳埃德遇到的士兵,可能是杰(当初看了国籍之后的产物)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