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VINCIT OMNIA VERITAS-大家都知道实践出真知

VOV的第一更!

新学年的大家也是群笨蛋真是太好了▽(什)

1.

“我昨天一天写完六本作业,可爽。”

“这么拼的么……反正又不一定查作业。”

“不,你不懂——要通过营造紧张的氛围适应紧张的学习!”


2.

“硫最外层六个电子,而氯有七个电子,所以它的电子式这么画——”讲试卷的化学老师说着,在黑板上画下二氯化二硫的电子式,“你看,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我不欢喜。”陈酒听见訾凌萩的声音从后排幽幽传来。


3.

“‘五柳庄逍遥’原来是在说庄子和陶渊明?!”邵子言用震惊的眼神盯着答案上的一行解析,“我以为五柳庄是个地名??”


·张养浩的《沽美酒太平令》


4.

“对,这里就是说当时很多人因为霍乱死去……”英语老师的话顿了顿,“说到这个,‘死于’是怎么说的?”

在众人一片die in/of/from之中,沈诚之的die fish就显得格外突出了。

·in是死于人祸,of/from是天灾,不过现在不考察这一区别了


5.

大课间时,邵子逸走到邵子言那里,看着她身边的空位,“訾凌萩人呢?”

邵子言也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她推断出实情,“八成是去打球了吧。”

“我觉得九成。”前排的陈酒说。


6.

“张则,刚刚你去哪了啊?”

“哦,我去做操了。”

“啥?!”王权这个人都惊了,他因为没听到广播体操的音乐所以没下去,“刚才做操了??”

“也不是……高一练操的,所以高二应该是不用做的。”张则安抚他,“高二总共也没几个人,咱们班去的人最多……十二个。”

“哦?咱班去了这么多人啊。”左相佑略微惊讶。

“那是!”刚抱着球从篮球场回来的訾凌萩插了进来,“都是因为有我啊!”

邵子言朝他冷笑一声,尽管他说的是真的——去打球的訾凌萩一众都云里雾里地加入了高二为数不多的做操行列。


7.

邵宁发誓,在生物课讲水盐平衡的时候,他至少听见了全班一半的人拧开水杯盖子的声音。

最后他也默默拿起了自己的杯子。


8.

按照惯例,新学期总是要升一次国旗,把全年级的人叫过来展望未来总结过去的。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场露天早读。

-

“借你一个温暖而深情的臂膀!”没写完作业的王权对身前的张则说,把试卷抵在对方的背上。

-

顾岚生感觉到身后邵子逸的动作,无奈地回头,“你干嘛呢……”

邵子逸把手里的书塞到顾岚生的兜帽里,并强行把对方的脑袋扭回去,“低着头背单词对校长不尊重。”

“那我呢?”


9.

对于班级文化建设,一向热爱偷懒的十六班众人选择挂几句通俗易懂的名言来混弄过去。


“哎邵子言你先别贴!”

被叫着名字的人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教室另一端的陈酒。

“把这个贴在前面吧?看!”

邵子言扫了一眼陈酒拿着的板子上面的那几句话,立刻心领神会并愉快地接了过来。

“你看着,訾凌萩!”邵子言用轻质泡沫塑料板把訾凌萩的桌子敲得碰碰响,“‘此时打盹,你将做梦,此时学习,你将圆梦’!”

“……啧。”经常被抓到在课上打瞌睡的訾凌萩用行动表示了他的不满。


10.

“为什么,古人干什么事都要写诗……”做古诗文练习的沈诚之要哭出来了,“爽了自己,害了后人……”


11.

“‘是以区区不能废远’的‘区区’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拳拳……”邵宁在注释上找到了答案。

“但是‘拳拳’又是什么意思?”

“……区区?”

·指某种深沉绵长的感情……貌似是这样的。


12.

大课间如果做课间操的话就没办法去打球了,但这并不能阻挡热爱运动但又专业精神不足的少年们——把篮球当这种事他们还是做的出来的。

“耶!”訾凌萩突破了邵子逸的防守进了一球,夸张地伏在地上大喊着:“中国队进球了!!!”

然后班主任进来了。


13.

虽然说美术等科目在年底的时候要会考,但这些毕竟和之前会考考过的历史物理不一样,16班的少年们也大都拿美术课当自习课写作业。不过还是有一部分精力过剩的人的注意力在美术课上的。

这节课的主题是“联想”,也就是由一些简单的要素联想到不同的东西。首先在PPT上出现的是一张由水平线、半圆和矩形等构成的画面。一般来说,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把这张图看作山丘旁边冒着炊烟的小屋——但这个理科班的少年们的大脑大概都早已以超越第三宇宙速度的超高运行速度脱离太阳系了。

“我觉得,这可能是有人考试考好了,坟头冒青烟。”首先站起来的邵子言说。她略微思考了一下如何解释她眼里的“坟头”上冒出的几个椭圆形。

“我觉得这个就像是……派大星在做饭。”水清时一脸真诚地站起来,给出了童真童趣的答案。

接下来的几张图片,也都有人以“膨大的神经节”“电路图里的半导体元件”“雌蕊柱头”等滑稽又富有学术性答案回应,引得顾岚生忍不住赞叹道:

“这个班没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