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无名之歌

.剧情源自笛子ocarina的《无名之歌》(或者说《故人之歌》?反正都是一个长故事啦),寇和杰的故事

.现代架空背景,边缘题材(应该),角色黑化倾向,极度ooc注意

.是我集中了我毕生的中二之力瞎几把写的(跪)垃圾叙事可能交代不清楚设定……

.OK的话↓↓↓

 

---

“啊……”

先前目光还游离于城市俯瞰景象的寇猛地回身,刚刚经历过的事情让他毫无放松之意。

来者是个带着迟疑神情的年轻人。从他的表情来看,他还在疑惑眼下的情景,而寇则先他一步知晓了一切——

“……你好。”

对方显然是被他的问候吓了一跳,“原来你能看见我?那……”

寇点点头,知道他要说什么。

“对,我也死了。”

 

“没想到真的有鬼魂存在啊,我还一直不相信这种东西的——”

人的适应能力真的很让人敬畏,寇以前从没在意过这点——他眼前这个才死了不久的人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和一个刚刚见面不久的鬼魂谈笑风生,尽管寇大多数时候只是有点敷衍地回应他的话。

“对了,我好像还没做自我介绍……”

“我认识你。杰·沃克,是吧?”寇在对方开口之前打断了他的话,迟疑了一下,继续道,“叫我寇就行。”

他的话让杰愣了愣,但随即换上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对了,你是不是在电视上见过我?”

“呃、这个……差不多吧。”

寇对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小一些的人仅有的一点了解的确是通过一闪而过的电视节目获得的,但在昨天之前,他所知的一切只是对方是个名气不小的歌手而已。

“哈哈,自己死了的消息太富有冲击性了,我都忘了我是个大红人了呢——”

他是昨天才知道他的名字的。

 

“这次连预付金都不少啊。”寇有些慵懒地斜靠在门框上,“不会又让我处理什么麻烦的东西吧。”

办公桌后的人没说话,寇便走上前。桌子上是用皮箱装着的预付金、要用到的证件和目标的资料。

寇打量起那张照片,上面的人他隐约觉得有点眼熟。

“这不是那个很有名气的……”

对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是委托人的意思,你只要照着做就好了。”

寇自讨没趣地哼了一声。

“明天八点他会参加这个活动,届时你找准时机下手就行了——我知道,你是不会失手的。”

“好啊——”

寇拿过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把那份薄薄的资料拿近了一些。

“杰·沃克……”

 

寇从没想过他会和被自己杀掉的人碰面,对方还是个这么难缠的人。看着杰口若悬河的样子,他忍不住想,如果杰知道是自己杀了他的话,又会是怎样让人头痛的情况。

“不过,既然有鬼魂的话,为什么没看到其他的啊?”杰突然转过头发问,“这个世界上死的人还是不少的吧。”

“也许……”他犹豫地开口,“也许……只有死前愿望太过强烈的鬼魂才会留在人间。”

杰托腮,皱着眉头,“我倒不记得我有什么愿望,我死得太突然了……那你还记得你有什么愿望吗?”

“……”

寇叹了口气,只是点点头,没有继续回答。

 

和杰不一样,寇知道自己的愿望。这个念头太过强烈,不管是在他死前或是成为鬼魂后。

他在杰死后不久也死了,凶手的样子他记得很清楚,就是那个一直充当他和委托人之间媒介的家伙。

做这一行,蔑视生命、过河拆桥等行为并不使人意外。但这不代表寇在一切发生时能够坦然接受,不在顷刻之间被憎恨和愤怒占据,强烈的复仇心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吞噬。

他无比地渴望着那个人受到应得的惩罚,承受着万劫不复的痛苦,在扭曲的世界中灭亡。

 

“死后的世界真无聊……”

说话的是终于开始有些精神萎靡的杰——说实话,寇很高兴他终于能安静下来了——他趴在顶楼的护栏上,百无聊赖地远目这个他早已熟识的城市。

突然,他感觉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

“寇!你有没有纸和笔?”

寇心虚地摇摇头,想着他才不会在暗杀的时候带这种东西。

“怎么这样,怎么今天我这么倒霉……”

看着眉头紧皱咬牙切齿的杰,寇略微有些好奇,“你要干什么?”

“我才发现这里的视角特别好……”杰烦躁地揉揉头发,“你看。”

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今天天气不错,夕阳的景色看得分外清楚。没有高楼的遮挡,夕日的烁光在空气中折散出震撼的光晕,微薄的云朵也带上了奇异的色彩。这的确是一番平凡却壮观的景象。

“这个画面应该有首歌的。我能感到它就在我的脑子里,但是我没有纸也没有笔,记不下来这些——”

寇侧目瞟了一眼杰,对他的举动感到敬畏又有些无法理解——他知道他是个歌手,但不知道他有这么喜欢音乐。

“你不介意的话,直接唱出来也好,”他踌躇着开口,“虽然只有我一个听众。”

说完这话他就后悔了,因为杰转而用一种奇妙的眼光看向他——他能辨别出来那并不是恶意的眼神,与之相反,那双眼睛里带着一种狂热又笃定的光,不管是谁看着都会心生一种不由自主想要亲近对方的情绪。他从未感受过如此的视线。

“那么……”杰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他很久没当着别人的面即兴创作了,不由得紧张起来,“我要开始了。”

 

严格来说,那不算是一首歌,没有名字和像样的歌词,有些地方甚至是直接哼唱过去的。但寇能明显感受到杰口中旋律的震撼之处,而且,他看得出来正在唱歌的杰表现得和之前截然不同——夕阳余晖中的他仿佛不属于人间或者死者的世界,而是置身于乐曲构筑的世界。

一曲终了,杰脸上带着点兴奋,“你觉得怎么样?”

“挺不错的。”他如实评价,“感觉……很适合现在这个情景。”

对于自己的喜悦,杰毫不掩饰,“是吧!你能有这种感觉就太好了!”

杰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关于音乐的理论和见解,寇并不太有兴趣听这些,但他还是没有把目光从这个逐渐显示出这个年纪应有的活力的少年,心里只有一个疑惑——

为什么会有人下重金杀他呢?

 

“寇,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还没有……怎么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会去实现愿望。”杰轻快的语气让他略微僵硬了一下,他并不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我想去环游世界!之前虽然我在做我喜欢的事,但总归还是束手束脚的——现在我死了的话,就可以随便玩了!”

寇挑起一边眉毛,“你还真是志向远大。”

杰并没有理会他有些挖苦的语气,继续说着,“但是一个人的旅行是很无聊的——”

“所以?”

“所以,你想不想和我一起?”

 

******

尽管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杰还是觉得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一些。

不过,“得过且过”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所以成为鬼魂的他也并没有像恐怖电影里的怨灵那样,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报复社会。这并不是他喜欢的形式。

更何况,他也知道自己死有余辜。

 

尽管娱乐八卦新闻的真实度真的有待提高,但有些东西还是值得信赖的。杰是个孤儿,在孤儿院时便总是翻墙跑去几条街外围观街头的乐队——正如他在某次采访中说的那样,热爱音乐是他的天性。

他很幸运,也很有天赋,因此才能年纪轻轻就成为当红的音乐人。

是的,他很有天赋,由此才能如今的成就。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别想骗人了,我知道都是你干的!”

面对眼前这位气势强盛的女性,杰原本打算开口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一旁的安保人员自然是准备好了应对这种事故,但在他实施行动前被杰轻轻拦住了。

“谢谢你的支持。”他带着礼貌性的微笑递给她一张签名板,“下一位。”

长发的女性对面前人平淡的态度感到不可思议,不只是双手在颤抖,呼吸都因为愤怒而变得急促且不规律。但当她在眼角瞥见那一行因为仓促而潦草写下的文字时,满含着激烈情绪的话语突然哽住了。

 

杰来到自己与对方约定好的地点,咖啡馆,果不其然,那位有迷人长发的成熟女性正坐在一个角落里,带着有些不安和焦躁的表情。

“对不起,我是不是有点晚了?”杰穿着普通的休闲外套,把遮掩用的无檐便帽向上拉了拉,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你居然真的来了……”这句话是被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但是杰在她说出下一句话之前打断了她的话,“抱歉,我的确做了一些过分的事。但是,我想有一些事情必须被说清楚……”

杰看见对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紧抿着嘴,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对于你的丈夫和儿子……我很抱歉。我的确参与了这场谋杀,但……但我是被迫的。”杰顿了顿,低下头,“你知道的,在我背后有一个组织——你要知道,这种程度的凶杀案是不可能只有单纯的几个人着手策划的——他们以我非常重视的人作为要挟,让我为他们效力,要不然我早就洗手不干了。

“你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我可以理解,我也一直心怀愧疚——我真的不希望再有像你这样无辜的人遭受这样的事了。

“我也知道这样做不是办法。我现在正在努力打探这个组织的底细,希望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在她凝重的注视下,他叹出一口气,用自开口以来最低沉的语气说:

“多少……我也想赎罪。”

最后一句话结束后,在那阵诡异的沉默中,杰注意到对方的表情变化十分复杂。

“但就算是这样,我的孩子和丈夫……”

她用手背擦掉眼角即将涌出的眼泪,话语中明显带上了悲恸的色彩。

“抱歉,不管我做什么,都无法让他们回来……”杰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一些,虽然他并不常做这种事,“可以的话,能和我说说你的丈夫和儿子?我想听听他们的事……”

他知道,刚刚经历过这种惨况不久的人是不会拒绝这种请求的。倾诉会让当事人变得好受一些。

 

从咖啡馆回到家里的杰感到十分疲惫。他宁愿关在房间里写三天的歌,也不想和这样麻烦的人相处几个小时。

不过,很快他就又可以全身心地投入音乐了。

想到这一点的杰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他掏出放在宽松外套内侧的录音笔,里面记录的是那个他懒于记住名字的女人颤着声音说的所有东西。

 

可以说,那个男人和他的儿子完全是他一手杀掉的。他根本没有被要挟,没心情调查组织的底细,也没有什么重视的人,一切只是为了套话,了解那个女人内心的一切,创造出属于她的曲子。

他被称作“音乐界的鬼才”,曾被给予“乐曲中的每一个音符都能触动聆听者的内心深处”的高度评价,而“撒旦的乐师”的一称呼却鲜为人知。

在外界看来,他一直是个快活自在的人——当然,杰也并不否定这一点——不过与此同时,他也算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因为优秀的音乐作品要能触动人们的心灵,靠着动人乐曲成名的他,自然是对人类的感情也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因此,创作出能控制别人感情的曲子也不在话下。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拿钱办事,带着最崇高的尊敬创造自己满意的、能使他人引起内心的共鸣的音乐而已。他不想成为那种因为讨好大众口味而成名的乐师,他是个忠于自己本心的人,希望的是他人本身被自己的音乐触动。

 

“那个女人的曲子我已经写出来了。”

“还有,你们善后组下次能不能认真一点,不要让别人找到线索啊——我可不想把我的时间都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我真的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杀你?”

对于寇突然提出的问题,杰耸耸肩,轻松地开口,“嗯……大概是有人不喜欢我的歌吧?”

寇无奈地看着似乎是在调笑的杰,“哈?我觉得还挺好听的。”

“真的?”

杰其实对于实现生前心愿不怎么在意——他并不清楚自己死前到底想要什么,至少他现在这样也能创造自己喜欢的音乐,也有一个好的听众,这对他来说就够了。

寇,他身边的人,不会一昧地讨好或者盲目崇拜他,只是把他当做一个也许有点特殊的旅伴,做出的评论也是最诚挚的。他是个温柔且可靠的人,在他身边的话,杰会觉得分外地安心。

他知道寇还不了解他,在对方眼里,他就是个单纯开朗的人。寇喜欢听他唱歌,他就唱给他听;对方喜欢戏弄自己,那他就装装傻。

他并不讨厌他们之间的这种奇妙的关系。

——或者说,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寇愿意再了解他一下就好了。

 

---

到《你什么都没看见》取材时感觉子腾和若林的故事还是蛮适合这两个人的……?于是心血来潮写了一下,大致情节和原作也差不多,所以不会有续篇了

原作并没有说两个人是cp关系,我也就放飞自我写友情(??)向了

不知道有没有错字(趴)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