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寇杰』从起点开始的所有东西.2

啊,我以为按我的尿性续篇至少要半年后出的


02.理想与现实的鸿沟

即使是在后来,寇回忆起一切伊始时,也会在怀念之余生出几丝低落的挫败感: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做个经典恐怖电影里那种神出鬼没的幽灵,却在第一次附身时就失败了。

在杰去补觉的这段时间里,他百无聊赖地靠摩挲头发或是观察指甲来打发时间,出于礼貌,并没有拿起这位新住客的漫画书——他们以后多半是要过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寇想,因此尽量不给对方留下一个坏印象还是很重要的。无需回头,当寇听见杰梦呓般的模糊低语时,就知道他醒了。

“早上好。”他向对方问好,“或者说,下午好?”

“呃……下午好?”杰犹豫着,多半是在思考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有些透明的人影,“见鬼……我还以为我是睡糊涂做了个梦呢。”

寇有些无奈地轻笑一声,对方的表现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期,“好吧,我知道这很突然,不过……既然到了这一步,要不要坐下来谈谈?”

“所以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杰揉揉头发,问了一个答案显而易见但也至关重要的问题。一般人是不是会无比自然地接受这样的邀请,就像记得往脚上套上另一只袜子一样,杰不清楚——刚睡完一觉的他对周围的事物多了一种因模糊迟钝而生的抗性。

“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觉得我大概是个幽灵吧,虽然我自己不是很想承认。”

“哦!”杰有点兴奋起来了,“那一个有幽灵的世界里也会有别的东西吗?龙或者巨灵什么的?”就像漫画里那样。

寇的回答简洁明了,“我不知道。”

“行吧。”杰有些泄气,“那昨晚?那算什么情况?”

“咳,”如意料之中地被问起了这件事,寇能感到自己脸上因为尴尬而起的热度,“我第一次附身,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这只是一次失误!”

“嗯?”

“你要知道,我待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在四周活动也会消耗我的体力,而恢复的方法就是附身到别人身上睡一觉——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被挤出去。”

面对这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杰挑不出来任何毛病。但他随即就想到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那这么说的话,你岂不是可以随便把我的身体抢走了?!”

“你漫画看多了吧。”

“这明明就是很重要的事情!”

寇打手势让他安静一下,情绪激动的杰才不情愿地又坐下来。寇清了清嗓子,思索着该从哪里开始解释。

“好吧,你说的好像真的有点道理,不过,我附身是有时限的。”他顿了顿,继续解释道,“刚才我睡过去的十个小时就是最大时限——顺带一提,因为这是我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休息,所以其实我还是有点累。”

寇紧接着又向杰解释了他自己摸索出来的体力消耗机制和附身的条件,杰拄着下巴,看起来若有所思。

“哦……那我也可以在变成灵魂之后把你踢出来吗?”

寇扶额,他本来以为杰在考虑什么正经事,“这我怎么知道……”后来,我们富有实践精神的杰·沃克先生在一次令人愉悦(单方面)的实验中证明了这是可行的。

“你以后就要待在这个房子里了吗?”

“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的……我不太想离开这里。”

“喔……那我们以后就要住在一起了?”杰看着眼前自己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室友,沉默片刻便伸出手来,“我是杰·沃克,你叫我杰就行。”

“寇,寇·巴克特。”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刚刚补完觉的杰重读了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单词。目前看来,寇补充体力和他得到充足的睡眠这两件事并不可兼得。“那我睡觉怎么办?”他可不觉得这种偶尔性的睡眠缺失可以被无视。

不过这个问题寇在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而钟表表盘上流失的时间也足以让他想到一个可行度成迷的解决方法。

 

上一次寇是在杰睡着之后附身的,因此杰对于被附身并没有任何的印象。这一次,如果要让他形容被挤出身体的感受的话,那就是——

“我感觉我像条水滴鱼,正从床上滚下来。”

从(用着他的身体的)寇的表情来看,杰敢打赌他没有把握到自己比喻的巧妙之处。

“拜托,水滴鱼不好笑吗?”

“你开心就好,深海鱼。”寇毫无感情地回答,把地板上还未聚集成形体的灵魂用尽量温柔的方式揉成一团,再塞进身体里。片刻后,他听见杰惊讶的声音就在很近的地方响起——他本来以为这个不靠谱的解法行不通。

寇朝里缩了缩,现在的感觉和上一次附身时多少还是不一样的。

“有点挤……”

听着寇有点抱怨意味的语气,作为身体原主的杰翻了个白眼——尽管对方看不见——提出一个合理的建议:“那你可以出去。”

“不不必了也没有这么糟糕……对了,你不会说梦话打呼噜吧?”


---


姓这种在本篇里根本没有用到的设定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