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非常靠谱的旅行指南(ಡωಡ) 』

.系列作→『非常严肃的纪实文学(눈_눈)』

.时间隔太久了,风格实在是掰不回去了(趴)

---

从前有个剑士。和每一个厉害的旅行者一样,他有着凛冽的双眼、完美的面孔和随风而动的杀马特发型。

当然,有这一身配置的也可能是菜鸡。剑士身为高手,自然要靠杂鱼来做陪衬——这里的杂鱼包括路边的混混和他的弱鸡队友。

但说实话,剑士不是很想让魔术师当自己的队友。

>>> 

据魔术师本人说,他曾云游大陆四方,对各地的风土人情及土产都了如指掌,还会六六三十六种方言——当魔术师说着这些,对剑士死缠烂打着让他当自己队友的时候,剑士真的以为自己遇上江湖骗子了。

说到组队,剑士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原本就不常和活人打交道的他根本甩不掉穷追不舍的魔术师——再怎么说他也算是个知名人物,被曝光打一个有诚信冒险者身份证的菜鸡也不好。

多一个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一路上好歹能互相照应——剑士一开始是这么想的。

>>> 

“嘿,这位美丽的小姐,”魔术师从容优雅地掏出一枝含苞待放的红玫瑰,“这花看起来和您很配……”

剑士在一边漠然看着拿着道具玫瑰的魔术师,站得远远的以撇清自己和他的关系。

他一路上见过太多次这样的情景,对于魔术师的套路早已烂熟于心——接下来,魔术师就会变戏法般地拿出一捧鲜花或一只讨人喜欢的小鸟。来自异域的新奇玩意加上他俊俏的面容,能惹得那些花季少女们脸红心跳。

提到魔术,魔术师曾说:“这可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他们能创造奇迹的!”

剑士没问他所说的“奇迹”是不是指还没出现的、某个少女的房门钥匙。他没兴趣知道。

>>> 

总之,魔术师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同伴,这一点不光体现在随意搭讪上。

剑士答应和魔术师同行,更多是因为他们顺路,而对方宣称他知道最快的捷径,有了他,地图都不用买了。

剑士虽然看起来非常厉害,但因为要保养自己的高级装备,钱这方面也有点吃紧。可以的话,他还是想省下这几个铜板,给自己的剑买上一管润滑油。

然而,这是不是最快捷的道路他不知道,剑士敢说这绝对不是最安全的道路。

比如说,他们本应去伊里尼镇,却被魔术师质量堪忧的指南针误导到了一个叫偏池的小镇上。那里叫“苹果猫”的野兽甚至在剑士的剑上留下了一道抓痕。

魔术师倒是玩得不亦乐乎:“哎你看这猫乖了之后不也挺可爱的?蹭蹭你。”

剑士面无表情的被野兽蹭着,冲残血的战五渣魔术师扔了瓶补血药。

再比如说,有一次魔术师带路,直接把他们带进了黑森林。还是剑士带着战斗力约等于伤残人士的魔术师杀出狼群的——要不是把无辜弱鸡抛弃这种事传出来影响不好,剑士觉得他肯定会把队友扔到狼窝里。

魔术师:“哇我还以为真的要死了!哥你怎么这么牛逼这么帅!我都想嫁给你了!”

剑士默不作声地听着队友通俗易懂的赞美。

魔术师:“啊你肯定已经很累了,我们找个旅馆休息一下吧。”

剑士默认了。一路上魔术师靠表演魔术也赚了点钱,用来给两个人住旅馆绰绰有余。

>>> 

想来想去,剑士还是觉得魔术师带的路不是最快的。

别的不说,至少他以前不会专门去尝遍各地美食。

“这家店的浆果馅饼是特产,外面都买不到的!”魔术师兴致勃勃地说,“你也来一块呗,啊——”

剑士表情毫无波澜地用嘴接过那块三角形的甜点。真的挺好吃的。

>>>

顺带一提,因为魔术师选的路大多都是穷山恶水的偏僻地方,所以剑士每次都要和恶人脸路人或者野兽搏斗一番。他感觉自己的战斗量比以前多了一倍。

“咳,不也挺好的嘛……”魔术师拍拍他,“至少你不用担心发胖了。”

>>> 

总之,这对诡异且鬼畜的搭档就在一路吃喝玩乐中到达了目的地。

“到了。”剑士最先说。

他瞟了一眼周围。

嗯,果然是个好地方,难怪对方一直说要来:绿草如茵,花香鸟语,还有天边的晚霞,配上告白的场景一定很浪漫。

还没等剑士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不妙,他就愣住了。

逆着夕阳余晖的魔术师看起来就像是在发光。

再仔细一看,魔术师身边正涌起一阵奇异的魔力,开始吞噬着他。

剑士:“???”

面对震惊的剑士,从容不迫的魔术师像个专业的解说员一样向他解释:“我其实在旅行的第一年里就被女巫诅咒了……我必须到这个地方迎接死亡,否则我就会直接——”

“……别开玩笑了!”

剑士真的觉得剧情转折太快,他完全处于状况外了。

但尽管剑士如此不顾自己形象地吼道,也改变不了魔术师的身体在渐渐被虚无吞噬的事实。

魔术师笑笑:“这一路上的危险你也看到了,凭我一个人绝对会死在半路上的,而正好我遇到了你,这个特别厉害的人……

“路也是我故意带错的,为了拖延时间……哈哈,到头来我也只是个自私的人,对不起,浪费了你这么多的时间。”

本来就不爱说话的剑士的喉头好像被什么给哽住了,空旷的大脑唯一知晓的就是时间正一点一点流逝,以及一路上魔术师的那张蠢脸、用来调情的烂俗红玫瑰……

“等等!”剑士灵光一闪,“你中的是什么诅咒?难道是那种‘只有真爱才能化解’的诅咒——”

他下一句迫切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被魔术师此刻依然没心没肺的笑声噎回去了:“怎么可能,这种浪漫的诅咒是不存在的啊。”

剑士定在原地,右手不自觉地握在短剑的剑柄上,他常在不安时做出这个动作,但这一次兵器并不能给他带来些许慰籍。

他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的疼痛,毕竟最近的天气太干燥了。

“不可能……”

魔术师也异常地安静,他看着发型随风而动的剑士,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魔术师有所行动了。他从宽大的斗篷下掏出了那支他引以为傲的道具玫瑰,鲜红的花蕾在指向剑士的时候“嘭”地一声绽开。

“那么,就让我看看奇迹吧!这是我最后的魔术——我们一定会再一次见面的!”

剑士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伸出手,却只能在魔术师即将消失之际接住那支他松手落下的红玫瑰。魔术师不见了,除了撩妹道具和一个魔术宣言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剑士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

>>> 

后来。

剑士站住脚,把自己那件破破烂烂的斗篷给扔了,最近他赶路时太过心急,也没有多余的钱换一套新装备——毕竟他不是职业勇者,随便闯进别人家里翻宝箱会被打的。

但他也并不为自己的心急感到懊悔,因为他不想错过这一天。

自从第一代魔族国王登基,魔法师、精灵等原本不享有王国合法公民权的群体也能像普通人一样成为合法公民,只需登记自己的信息,其中自然包括女巫。

他通过道听途说,最终找到了那位前任勇者和他的魔族伴侣,并借由他们找到了当年那个女巫。

提到那个诅咒,女巫是这么说的:“那基本上是个死咒,但是那个混账魔术师很可能在消失的一年又七个月十五天后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你只要把属于他的东西递给他,他就能复活——但是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低,除非是出现奇迹。”

剑士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只郑重地点点头。

他算时间算得很准,再过一个小时,女巫口中的日子就会到来。她没有说魔术师会在哪一时刻出现,但只有二十四小时而已。

>>> 

剑士把长剑插到地里盘腿而坐。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又把以前去的地方走了一遍。没有魔术师,不善言辞的他在旅行过程中不免遇到困难,但偏偏这样他更能回想起与魔术师一起度过的时光。

现在他知道了这些地方更多的传说故事;也知道那家卖浆果馅饼的店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了连锁店,不必再冒着穿过阴湿丛林的风险便能尝到;苹果猫因为相貌可爱,被人们驯化出了宠物品种……好多好多,都是魔术师不知道的。

就在他想着繁华商业街的绿宝石项链、偏池镇清冽的泉水与古老的小教堂还有水手操着的各种各样难以辨别的口音时,月亮出来了。

他掏出魔术师的那支红玫瑰,他还是不知道它的工作原理。

从地平线上涌起的第一缕阳光其实并不刺眼,但他还是闭上眼睛,把脸埋进膝盖里。

剑士:“……”

剑士:“……好饿。”

他一言不发,拖着步子有些费力地走向临近的酒馆。

其实他早就知道了,读作魔术实为戏法的东西终究也不是能创造奇迹的魔法。

 

---

但是在念想被打破之前,还是怎么都不愿相信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