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ninjago|寇杰』在夏日的阵雨中相遇

·疯狂拖延

·大概是不知道多久以后,忍者城再也没有奇怪的反派出来搞事后的事情

我随便写的,别当真啊orz

·私心严重(神志不清)在ooc的天空里放飞自我∠( ᐛ 」∠)_请不要有任何期待

全程展现我的尬聊功力,说话好难


---

夏天的天气总是变化无常。尽管阴沉的灰色天空和潮湿闷热的空气都旁敲侧击地提供了点征兆,寇还是没能及时意识到阵雨的威力。

他踩着急促的步子躲到就近的屋檐下,身上单薄的夏季常服已经被打湿了。看着一步之外的雨帘,寇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无奈叹息。随意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他愣了愣——之前只是为了躲雨而匆忙跑了过来,他并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现在,只需抬眼,就可以看见不远处那惹眼的颜色,仔细看看,不难注意到对方眉毛上颇有特色的痕迹。

“杰?”

他试探着叫出声,比起重逢旧友的欣喜,更多的其实是难以言明缘由的犹豫不决。被叫到名字的人抬起头来,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寇!”杰带着毫不掩饰的喜悦走过去,三步并成两步,“好久不见!”

寇笑着点头,虽然他们几个人也有通过通讯工具联系,但这样面对面的交流的确是久违了。“是啊,的确好久不见了。”

“不过劳埃德倒是很活跃,我感觉到处都能见到他。还有妮雅,她果然是个厉害的女孩啊——”

杰又开始自顾自地说自己想说的话了,不过寇发现他并不是很讨厌这一点。

“那凯呢?听说他回到铁匠铺了?”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很多时候他也会被人拜托去帮忙训练……之类的。”

“哈,他从来都闲不下来。”这在寇的预料之内。这位热血同伴的性子,他们在很早的时候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忍者城没再出现危机之后,他们自然要寻找自己的归处。

他们又聊了几句,像每一对久别重逢的旧友一样。话音落下后的短暂沉默中,寇瞟了一眼屋檐外,雨看起来小了很多,也许一会就要放晴了。

“啊,这家店的点心我也很喜欢。”杰指着他左手带着抢眼标志的纸袋,甜腻的气息和谷物的香气在带着潮湿感的空气中也不难被发现。尽管从初次见面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寇的口味也有了些改变,但爱好甜食的本性还是保留着。

“不过这些是……?”

他注意到杰好奇的目光从甜品店的包装纸袋游离到了被他搁置在地上的购物袋上,“我买了点东西——你要知道,我一个人住的。”

“一个人?”

“因为我实在不想和我爸爸住在一起……”

杰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想起了那位热爱自己事业的长者,没忍住笑——他知道寇根本就不适合歌舞艺术,想象一下这两个人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情景,未免太过好笑了一些。

“说到这个,我还存着你在卡拉OK俱乐部里唱歌的那段视频呢!”

“把它删了!”

看着寇的样子,杰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还不忘在没心没肺的笑声之间夹带一句“这可能是土之大师最想删掉的视频”,一本正经的滑稽样生生把寇给逗笑了。

他们笑得放肆而投入,寇甚至不敢想象他差点就把眼泪笑出来了。他很怀念这种愉快的感觉。

“……不过,我可真的很久没听到别人叫我大师了。”回想起刚刚的某个细节,寇说道,“毕竟没有需要解决的麻烦事,现在的忍者城已经不需要我们啦。”

他的话听来轻快,也带着欣慰的感情,但其中细微的落寞感也不难察觉。杰有些为难地轻叹一声,拍拍他的肩膀。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看,还是会有一些麻烦的坏人的,比如飙车族什么的……”

他能听出杰抬杠一样的话语里暗含的台词,于是回以对方一个友好的笑容——他真的觉得,就算自己真的心怀郁结,也会在友人夏日阳光般直截了当的善意之下烟消云散。

说到夏季的阳光——

“啊,雨又下大了。”

“哦。”

寇侧目看向那个褐发的年轻人。杰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一举一动都给人以熟悉的感觉,连发尾翘起的弧度都很让人怀念。

杰靠在墙上,眼睛盯着雨点在积水的地面上激起的水花。雨势比之前更大了,雨点落地的噼啪声几乎能灌满双耳。因此,当寇听见杰低语说出的话时,很难相信那是他亲耳所闻,而不是白日凭空产生的幻觉过于强烈。

“不过,至少我一直——”

他只是说了几个单词,连像样的句子还没成型便戛然而止。在平常,寇也许会把这当成一句被及时收回的闲聊。但现在在他看来,对方浑身上下,不管是一瞬间略微僵硬的表情还是有些加急的呼吸,都无一不在表明这个身体的主人在心虚。杰有事在瞒着他,寇太了解他了。

“你刚刚说什么?”

寇说不清当时是如何问出来这句话的。老实说,他对理想中的情景带着不可磨灭的期望,同时又因希望极有可能落空而不安,斥责着自己的冲动。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情绪都在搅动他内心的某一部分,令他原本以为是余烬的东西重新冒起了焰光。

“我、我是说——”

杰的声调受惊般地抬高了几度,但停顿了片刻后又转为焦虑的小声嘀咕。

“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了不起的同伴……我最好的朋友。大家也都这么觉得,会叫我们——包括你——英雄。”

“我有想过,如果一直像这样下去,你能做我一个人的英雄……也挺不错的。”

杰顿了顿,大概也知道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还没等寇做出什么回应便笑着连忙摆手,“嘿,我就是随便说说,别往心里去——下雨天嘛,总是让人不太正常。”

寇看着神色不安的友人,“这可不是随便就能说的话。”

杰没有说什么。

 “怎么,难道你经常对别人这么说?”

“……当然不是。”

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寇能看到杰露出了那种少有的认真神情。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他们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喜欢我吗?”

他最终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不出意料地,杰有了很大反应。

“嗯、是、是啊,没错……”

寇看着一如既往靠无用的话来掩饰慌张的杰,无自觉地轻笑了一声。

“冷静一下,我也有话要说。”

寇思索了一会,斟酌着开口了,“其实……我也有喜欢的人。我们相处了很久,关系真的不能再好了。”

“我一直以为我很了解你……但我果然还是没看透你的心思。”

杰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复杂,微妙的惊诧和疑惑并存,但至少他还在等寇接着说下去——

“如果今天没有遇到你的话,我都要忘记我喜欢你了。”

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甚至觉得是自己最近体质变差了,淋了点雨就发烧出现幻觉了。

“真的吗?”他上前抓住寇的手腕,这个动作没有任何多余的意味,只是因为皮肤接触产生的真实触感能够让他信服。

 “我为什么要骗我爱的人?”

“嘿!”杰笑出声,友好地锤了寇的肩膀一拳,放光的双眼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愉悦。寇也跟着他在雨滴滑落的房檐下笑起来。

“对了!既然你一个人住的话,来我家怎么样?”杰向他示意逐渐放晴的天空,“我妈妈的蛋糕很好吃的。”

寇答应了,任由自己的恋人拉着自己的手走出滴水的屋檐——他当然不会拒绝。


---

不知道如果真的会有这种情节,那到底是过去多久之后的事情

但是,如果变得更成熟的二人相遇后发现仍然会被对方所吸引的话,我觉得也不错啊(笑)

因为我是日久生情派的,所以感觉从朋友过渡到恋人这一环节真的是非常微妙又富有考验……总之果然好麻烦,我还是喜欢大胆恶俗的小情侣啊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