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罗斯阿鲁】在这个颠倒的世界

.web后期的阿鲁巴(没想好具体是哪一阶段)穿越成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在那里,西昂是勇者,阿鲁巴是王宫战士。

(把战士和勇者这两个称呼换过来写真的好别扭啊……)

不常在lof上刷tag,如有撞梗,十分抱歉

.第一次写战勇相关,记性不好,很多地方都是我直接瞎编的(跪)bug等问题感谢指出!

.教练!我想吃罗斯阿鲁!!!!(泪目)

 

--

阿鲁巴最开始还是晕乎乎的,大概是刚刚经过的旅行魔法的副作用。他尽力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是西昂醒目的红眼睛和黑发,不免觉得安定了一些——不过说起来,之前他在这里吗?

迷迷糊糊的阿鲁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腹部受到了一记重创。

“你醒了呢,战士!”

“刚刚揍了我一拳的人居然还说这种关心的话?!”

阿鲁巴被痛感彻底唤醒了,甚至还艰难又敬业地吐槽了一句,随即才注意到有什么不对。

西昂刚刚叫他“战士”?

他看向声音的发出者,那张脸毫无疑问就是一直被他唤作“罗斯”的西昂。但眼前的人看起来和他平常熟识的西昂又不太一样,至少头顶耸立的三根天线看起来极为显眼。更奇怪的是,他身上穿的不是轻便的常服,而是一套勇者款式的衣服,和阿鲁巴最初作为众多勇者之一时穿的一样。至于阿鲁巴自己,也穿着一副眼熟的装备。

事到如今,就算再怎么迟钝阿鲁巴也能猜到,自己因为意外的魔力暴走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他和西昂身份颠倒的世界。

 

看现在的情况,他眼前的西昂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于是决定先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下情况。

“话说……之前发生了什么啊?”

“哎呀,果然战士你已经弱到不行了吗?不光自己平地摔晕了过去,连脑子都摔坏了呢。”

“才没有摔坏脑子!!!”

“也是呢,对于战士来说,脑子这种东西太奢侈了吧。”

“还是有的!!!”

尽管两人进行的对话一如既往地不像样,阿鲁巴还是得知了一些这个世界的情况。这个世界的他和西昂开始讨伐魔王的旅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与他原来的世界不同,这个时候早已经入队的幼女魔王直到现在也没有露过面。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阿鲁巴偷瞟了一眼身边的西昂。照这样看来,现在的他应该还不知道这个黑头发的青年就是传说中的勇者——或许应该说,这个“西昂”和他所知的西昂会是同一个人吗?

“用糟糕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大好青年看,战士你果然是变态啊。”

“才没有用糟糕的眼神看啊!!!”而且明明说是偷瞟却还是被发现了!

就这样在一路随意散漫地继续旅途的过程中,阿鲁巴遇到了在这里见到的第二张熟悉的面孔。

“哔——丘啦!”

“出现了!假熊猫!”

对于现在的阿鲁巴来说,即使是这具弱小的壳子,面对眼前的魔物并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吃力了。但是既然自己难得地当了一次王宫战士,就说明他可以……

“上吧!战士阿鲁巴!”

“哎、为什么是我?”阿鲁巴震惊地看着身后毫无作为的西昂,“你不是勇者吗?”

“当然啊。”

“那就赶紧战斗啊!!!”

“王宫战士本来就是被派来辅助勇者的啊,难道你想玩忽职守吗?”

阿鲁巴,在平行世界里,被成为了勇者的自家战士,用同一句话噎了回去。

 

阿鲁巴第二次睁开眼睛时感觉全身都在痛,穿着盔甲下的内衫。身下是柔软床铺而非岩石沙砾一瞬间让他以为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但再眨眨眼睛,他认出了颇具旅店特色的天花板。

啊,对了,他还没来得及迎战那只假熊猫,它就逃走了,因为突然出现的、魔力值极高的魔物。

尽管阿鲁巴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战斗经验,但多少还是不太适应这个身体,躲开攻击的动作也是有些笨拙,然后……

“不自量力地想迎战那种高等级的魔物,战士果然是脑子摔坏了吧?”

“得意忘形真是抱歉……”阿鲁巴惭愧地对床边的西昂说道。

“而且还睡得像死了一样,看着战士这么蠢的睡脸我真的好想揍过去呢。”

“我明显是晕过去了不是在睡觉啊?!但总之谢谢您没有这么做!!”

阿鲁巴挣扎着坐起来。他能感觉出来自己身上并没有印象中会有的致命伤口,因为魔物最后关键的一击而造成的伤口,想必是西昂后来用了魔法治好的。

“说起来,是战……是勇者你把我送到这里了吗?”还不适应称呼西昂为勇者,阿鲁巴差点咬到舌头。

“那是当然,战士还不快跪下感谢我?”

“请别这么为难我!我全身还在痛呢!!”

没躲过西昂直冲向肋骨的攻击,阿鲁巴再一次倒在了床铺上。侧躺在床上看向带着惯常的抖S笑容的西昂,想到他曾经说过的那句“除非你要死了,否则我不会出手”,又想起他和自己以及同伴们一路的经历,阿鲁巴脸上浮现了些许笑意。

“说着痛还在笑的战士原来是抖M?”

“才不是!!”阿鲁巴大声对挂着厌恶表情的西昂反驳,“只是觉得……”

阿鲁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那双红宝石一般的双眼的主人。

“只是觉得……不过什么时候,罗斯果然很可靠啊。”

 

“这样啊。”

“好轻浮的表情!!我在说感动的台词呢!!”

“啊,顺带一提,为了交住旅店的钱,我把你的装备拿去卖了。”

“居然?!而且钱明明是够的吧你只是想卖我的装备吧?!!”

“那是因为我看到了很适合战士你的装备,所以花大价钱买了下来!”

“囚服?!?!!!!”

 

---

很愚蠢的段子(趴)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