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盛世众的ABO

•自家崽的ABO设定——感觉最近看了好多abo……然而到我手里怎么是这么神经病的东西233
•关于ABO,没有对设定有过严格的考据,BUG肯定会有233
•邵子言对訾凌萩的场合•

邵子言是个beta。
在大家的认知里,B似乎是个很不错的性别——没有发情期,闻不到周围的AO散发出来的形形色色的信息素的味道,成天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不过众所周知的,如今社会对于omega的权益保护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地步——节假日去超市甚至还能打五折——alpha随便标记路过的O这种事情也发生的少了。同时,上最近的任务需要一个女性O。于是,队伍里唯一的女性邵子言,在黑市小贩收摊之前买到了剩的最后一套omega信息素。
“你不能指望最后卖剩下的是什么好东西。”她对吐槽信息素味道的邵宁说。
-
訾凌萩是个beta。
他觉得当个B就挺好的——你要是个O,就得花钱在家里屯那——么多抑制剂;相比之下,当个A也许还好点,不过听说大多数A闻到O的信息素就把持不住,所以,还是当个B好。
然而,鉴于最近有个高危任务需要男性A来镇场,于是,队伍里战斗力最高的訾凌萩,(用坑来的队长的钱)在正规实体店里买了一套Alpha信息素。
“虽然说我一开始是不想有太大的味才选了这个型号,但是我现在觉得我喷了和没喷差不多。”拜托同队的Alpha闻完自己身上的味之后,訾凌萩感到后悔。
-
这次的任务是和对方以各自组织的名义见面,缓和双方紧张的关系。但是邵子言和訾凌萩潜在的任务都是打探情报,摸清对方的底细。
邵子言,为了让对方感到自己人畜无害、娇憨无力,伪装成omega。
訾凌萩,为了防止对方闹事,伪装成具有压迫力的Alpha。
于是,那一天,约好见面的酒店里出现了一个碳烤鸭味的omega,和一个菠菜味的Alpha。
-
訾凌萩:妈的这货怎么丝毫没有反应啊,说好的是个O呢?
訾凌萩:……
訾凌萩:难道还是这个味太淡了吗……
訾凌萩:“我去趟洗手间。”
-
邵子言:这个A行不行啊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邵子言:邵宁这倒霉孩子说这味简直就是熏人啊……
邵子言:他走了哎。
邵子言:……算了,再喷点好了。

•邵宁对水清时的场合•

邵宁是个omega。
一开始租房子的时候,邵子言和邵子逸都再三叮嘱他“记得看看室友是不是个A”——尽管现在O的地位不再是像以前那样,但和一个A住在一起总归是不太安全。
但同样很麻烦的是总有一些人谎报自己的性别。有装成O和A的B,当然也有装成B和O的A。
于是,在这种纠结的情况下,他决定和自己的好友水清时合租。
邵宁知道水清时是个Alpha,不过这个小他两岁的少年比他遇到过的大多数人都要友好,也不像有些A一样成天乱放信息素。对于他的人品,邵宁有十分的把握。
-
不出意外的,水清时的确是个好室友,除了闹腾还有点缠人之外,没什么大毛病。

“前辈,我回来啦——!”
水清时猛地推开铁质防盗门,大嗓门和铁门撞到墙的声音吓得邵宁抑制剂都掉了。
邵宁:“……”
水清时:“……对不起我马上打扫干净。”
看着水清时整理玻璃瓶被摔碎而撒出来的抑制剂,邵宁无奈地叹气,从抽屉里拿出一剂新的喝下去。
-
说起来,水清时应该是知道邵宁是个O的。
不然,他为什么从来不在家里放出来信息素呢?
-
“怎么没有了……?”
邵宁第三次翻了一遍自己平时放抑制剂的抽屉,却没有看到它应该装的东西。他记得上一次发情期后还剩下两瓶,可是现在里面除了他平时在里面放的杂物之外什么也没有。
邵宁相信自己不可能把抑制剂没有了这样重要的事给忘记,于是不信邪地又把家里翻了一遍。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而且还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要知道,一个正好处于发情期的o独自去离家五百米的药店也是一种冒险。
出去面对一堆A,还是与一个A共处一室,这是个问题。
-
还没等邵宁就这个问题思考十分钟,他就听到了水清时掏钥匙开门的声音。
“前辈,我……”
还没等水清时把例行的问候说完,从没在屋子里出现的信息素的味道就把他镇的说不出话来了。
“不是、这个小水我可以解释,你你你先冷静一下……”妈啊我是不是要被○了救命救命——
邵宁吓得话都说不匀了,多亏水清时从来不外放信息素,他才勉强站住脚,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水清时就这么僵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变化十分精彩。
“那个……我……”水清时低下头,脸上的红晕一直漫到耳根,“……前辈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邵宁:“……啊?”
-
五分钟后,水清时全副武装地扔给邵宁一套抑制剂,同时不忘关紧门和窗户。
没料到是这种展开的邵宁松了一口气,“谢了。”
“没事……”
邵宁喝下抑制剂后感觉不错,甚至有心情开玩笑:“不过,你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吗。”
水清时怔了怔,意识到对方指的是自己戴的隔绝信息素的一次性口罩,感觉自己的尊严似乎受到了侮辱。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Alpha嘛——!”













-
水清时,和邵宁合租的Alpha,和邵宁有多年的交情,暗恋他。
扔掉了邵宁的抑制剂,目的是累积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