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青锋半寸鱼肠

★普通笨蛋七千七☆

懒且沙雕,人间祸害,订阅tag比关注我保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选择好好学习
顶多会一点写原创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星空倒影相关@基德中校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玩得开心是第一要则

De profundis-反思一下,为什么别的高中生都在谈恋爱,而你身边只有段子手

59.
“哎前辈啊,”水清时问邵宁,“门口的梨汤你喝过吗?”
“喝过啊。”
“好喝吗?”
“这个吗……”邵宁思考了一会,似乎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就像是人生。”
水清时:???????
邵宁:“可烫,死贵,还没啥味儿。”
60.
“呦邵子言,”一如既往地,訾凌萩开始和邵子言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快上课了,还在吃棒棒糖呢?”
陈酒也无聊地加入他们的行列,“女生嘛,总是喜欢吃甜食的。”
“哎——这话土豪你说的就不对了,”邵子言说,“也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欢甜食的——不过我这么甜的女孩子当然喜欢吃甜的!”
“得了吧,你根本就不挑食。”←訾凌萩
邵子言选择无视他,加了一句:“不过其实我这根棒棒糖是咸的来着。”
路过的王权很懵,“棒棒糖不是甜的叫什么棒棒糖????”
陈酒:“……棒棒盐?”
61.
刚放学五分钟,陈酒就从外面拎了两份饭回来,一边说道:“这群高三的跑的也太快了吧!我前面就三个人,全是高三的!”
“毕竟咱们在五楼嘛,”左相佑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饭,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你以为人家练了三年跑不过你一个高一的?”
62.
“来来来——”
邵子逸整好队后——体育课代表打篮球摔断了腿,所以他来暂时顶替体育课代表的位置——打算领着众人开始热身。然而他上来就卡住了。
“……那个,第一节叫什么来着?”
还没等人群中做出回应,邵子逸,16班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兼机智的一逼的班长兼临时体育课代表,想出了一个绝妙的答案。
“转头……?”
邵宁捂脸,“是头部运动……”

“好,第一节完了……”邵子逸说着,挠挠头,显然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那就直接最后吧!活动手脚腕!”
“嗯?”张则怀疑自己听错了,“我是睡了一觉吗???”
63.
“你们今天好安静啊,尤其是沈诚之。”左相佑看着陈酒和沈诚之。通常来说,有了沈诚之就不会有“安静”这两个字。
陈酒淡然,“哦,我们已经谈开了——”
“弹开了?!”最先破功的是沈诚之,“是鸡蛋吗??!”
陈酒没忍住,笑出声来。
“那正好,我不用出去买饭了,吃个煎鸡蛋就行。”
“左相佑这人要煎我你说怎么办!”
“等等你们冷静一下???”
“而且我还多用几个锅,轮煎。”
“那我开大火,强煎……”沈诚之接受挑战,并甩下“谁怕谁啊谁不是个鸡蛋”的诡异狠话,“……在放点柚子,柚煎!”

左相佑此刻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64.
水清时盯着学生信息采集表上“近视度数”这一栏。
“学校不会要帮我配眼镜吧?”
65.
水清时和邵宁又在玩成语接龙,并且走向越来越不对了。
邵宁:梁上君子。
水清时:子……子细胞群!
邵宁:???
邵宁:群居动物!
水清时:物镜!
这已经都不是四个字的词语了啊!旁边的邵子言扶额。
66.
这次的数学测试出奇地难,众人对过答案后纷纷哀嚎起来。
“左相佑你有计算器是吧?”訾凌萩看对方点了点头,“那帮我算个数呗——150减18是多少?”
“132啊。”左相佑表示这个他不用计算器都算的出来。
“怎么,你考了132?”左相佑有些惊讶地问,他这次只考了91。
“没有,邵子言考的!”訾凌萩潇洒地一拜手。
“——我还没说完呢,再减去60分!”
下一秒,訾凌萩就被邵子言揪回去了。
67.
“来来来,大家安静……”第一节晚自习全体老师开会,邵子逸不得不出面维护晚自习秩序,“沈诚之,别骚扰你同桌!”说着,掰了一截粉笔扔了过去。
“嚯。”陈酒拍手称快,“见国哥真技,如见国哥本人。”

•关于国哥:前•很严格又很有趣的数学老师
68.
晚自习临近下课,顾岚生站到讲台上,对众人示意他有话要说。
“最近各位老师也有很多事,每天忙来忙去的,可能想不着布置作业。所以各科课代表记得在晚自习之前把作业要来。好,没了。”
陈酒表示这点小事so easy,他每天下午第三节课就把数学作业要来了(出于数学老师的要求)。
然而历史课代表很迷茫。因为历史老师的身体不好,他们有好几节课都是随便找一个有空的老师来上的。
“那个……历史作业怎么办?”
“哦,课代表有权布置作业。”←顾岚生
“我们有权揍课代表。”←訾凌萩
70.
第二节晚自习,是相对比较常驻的历史老师来看。
他一进门,就发现下面的学生开始偷笑起来,不免有些疑惑,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
“老师……”好孩子水清时憋着笑,指向黑板。
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历史:随便写写,明天不查”
71.
“沈诚之你省省吧,”看热闹的邵子言冲求秦素要食物的沈诚之说,“我们素姐喜欢正气的男人,对你不会动心的。”
沈诚之不服气,“我哪里不正气了!”
“等等你就没有别的要吐槽的地方?!”
“正气男人你只做到了一半,”秦素说,“气人。”

评论(1)